信用湖北总站 | 信用中国 | 收藏我们

诚信之灯永不灭—松滋市“信义夫妇”翟登富、王道珍事迹材料

信息来源:荆州文明网     发布日期:2018-04-20  【字体:

       翟登富,男,1951.10出生,小学文化程度,王道珍,女,1954年出生,小学文化程度,松滋市涴市镇涴市社区居民。

    18年前,他们生意破产,为了还债,妻子远走他乡打工;

    18年里,他们餐风露宿,历尽艰辛,但乡亲们的欠款,始终萦绕心头;

    18年后,他们年逾花甲,毅然回乡,一一偿清旧债,完成诚信救赎。

    松滋市涴市镇翟登富、王道珍,一对平凡的农村夫妇,用不平凡的还债经历,演绎了一个普通人的诚信本色,述说并传递着信义的力量。

 

    创业梦碎,背负巨额债务

 

     1951年出生的翟登富,土生土长在松滋市涴市镇农村。虽家中独子,小时候备受疼爱,家教却很严厉。“意外之财不要贪”、“做人要讲诚信”,这些儿时父亲的教导成了翟登富今后人生的人生信条。他自小也养成了能吃苦的好习惯,坚信踏踏实实干事,就能过上好日子。 年轻时的翟登富在镇搬运站做装卸工,小3岁的妻子王道珍在家操持家务。1979年女儿诞生,三口之家过得清贫却又幸福。上世纪90年代初,搬运站效益每况愈下,翟登富一个人的收入,渐渐难以维持全家人的生活。1995年,细心的翟登富发现镇上冰棒畅销,而冰棒都是小贩从县城进的货。他暗自盘算后,拿出积蓄自置设备,建了一个简易冰棒厂,当年就盈利1万余元。 第二年,信心爆棚的翟登富着手添置设备扩大生产规模。他借钱买下一家企业的冷库设备,顺带购下该企业没用完的一批冰棒包装纸,又从荆门买进制冷设备。产能上去了,产品也畅销十里八乡,不料那批包装纸却让翟登富陷入了一场“假冒风波”。这场风波,让冰棒厂的声誉大打折扣,却丝毫没有动摇翟登富对冰棒厂项目的看好。 1997年,他再次借钱10多万元,添置了新的设备。因为口碑不错,镇上的人都愿意借钱给他。翟登富也承诺,向借钱的人支付利息。正当翟登富憧憬着冰棒厂开足马力生产,尽快还清债务时,现实却给了他当头一棒。当年夏天阴雨连绵,气温一直偏低,冰棒销量锐减。好不容易撑到第二年夏天,又逢“98洪灾”,冰棒厂彻底陷入绝境。 夏天过后,到了承诺还债的日子。这几年,为扩大生产规模,翟登富总计已欠下17万多元。在当年来说,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巨款。但是,除了堆在家里的设备,翟登富手头已无半文钱。创业梦无情破碎,催债声不绝于耳,心灰意冷的翟登富与妻子一合计,只剩下背井离乡打工还债一条路。他将一些废弃设备变卖了4100元,拿出2000元还了一些零星小债,剩下的作为出门打工的路费。 临行前一天,他们找到县城的侄子,将一本房产证和两个笔记簿托付给他保管。两个笔记本一本是软面抄,一本是硬壳本,上面一笔一笔详细记着每一位债主的姓名和数额。他们反复交代侄子,“好好保管,回来要用的”。10月的一天,翟登富揣着剩下的2100元,背上全部行李——几件日常的衣物,携妻子走上了打工还债之路……

 

    背井离乡,尝尽生活艰辛

 

       走投无路的翟登富夫妇,首先到福建长乐做装修零工。 19994月,翟登富夫妇辗转抵达新疆库尔勒。起初两年,他们靠挖甘草、打零工糊口。人生地不熟,又是苦寒之地,两人尝尽了塞外风霜。2000年冬季,翟登富夫妇帮人开垦荒地。因一时找不到住处,他们挖了一个1米多深的土槽,在槽上搭了几根木棍,晚上就睡在土槽里。夜里风沙肆虐,早上醒来,被子上全是沙土。大冬天做事,翟登富的脚趾头冻伤烂得见骨。听说用猪的苦胆包住脚趾能治好冻伤,他找人讨了一幅猪苦胆,就用这种土方治疗脚伤。为了攒钱,夫妇二人几乎每餐都是面饼配腐乳,最长的时候吃过三个月腐乳。 直到2003年,翟登富夫妇逐渐适应了北疆的气候,他们承包了20亩地准备种棉花。戈壁滩、盐碱地要想种庄稼,首先要养好田地,种油葵是最好的办法,以此中和地里的碱性。新疆的冬季很漫长,不能种庄稼,他们就顶风冒雪,打零工挣钱。 2005年,夫妇艰苦的努力,终于让生活峰回路转:当年的棉花收入过万,流落北疆以来,他们第一次有了万元级的收入。此后数年,翟登富夫妇一边种植棉花,一边栽种香梨,收入逐渐稳定。2011年秋天,卖完最后一批棉花,两口子已经攒下15万元。 “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回家了!”这些年来,债务压在心头,夫妇俩常常夜不能寐。饱受良心折磨的两人,商量着当年年底回家乡还债。

 

    命运捉弄,还债计划搁浅

 

       正当两人商量着年底回乡还债之时,命运又跟他们上演了一幕恶作剧。201112月,翟登富因眼花耳鸣到医院检查,才发现自己已经严重心脏衰竭。医生建议马上手术,植入人工起搏器,总费用约19万元。医生还说,即使手术成功,存活的年限也可能不长。 辛苦折腾这么多年,为的就是早日还清债务,挺起腰杆重新做人。可如今,计划就要因病再度搁浅。痛苦之余,翟登富决定放弃治疗,先回家还债,然后安心度过余生。一些朋友极力劝说,你帮我凑,硬是将他推上了手术台。20122月,翟登富在乌鲁木齐接受手术,植入人工起搏器后,身体迅速得到康复。但经过这次劫难,攒下的钱花光了不说,又欠新债2万多元。好在地里的香梨树开始挂果,丰收在望,略感欣慰的翟登富,终于重新恢复了坚持下去的信心。几年下来,翟登富又有了一些积蓄,回乡还债的念头再次闪现。在他们煎熬的日子里,懂事的女儿靠着打工挣来的微薄工资,帮父母偿还了一些零星的债务。去年底,他算了算账,剩下的债大约还有13万余元。但是,医生曾对他说,人工起搏器每4年需更换一次电池,花费不菲。如今4年过去,正到了换电池的时间,这样的话还债又没着落了。“心病比心脏病更难受。”翟登富心里非常清楚,那些借钱给他的人挣钱也不容易,既然欠了债就必须得还上,“就算进了棺材也赖不掉。” 思来想去,翟登富毅然决定,趁身体尚好,病情没有反复,转让新疆的土地和房子,踏上返乡还债之路。

 

    完成救赎,回乡还清旧债

 

       今年元旦当天,翟登富和王道珍回到了阔别18年的家乡——松滋市涴市镇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通知当年借钱给他创业的乡亲们。元月6日上午,债主们如约来到涴市镇邮储银行。来一人,翟登富便取一笔钱,在自己怀揣了18年、早已黄迹斑斑的账本上签字、销账。 53岁的颜金平,当年在镇政府门前开着一家超市,通过中间人介绍,将自己毕生的积蓄6800元借给翟登富。时隔多年,中间人去世、借条丢失,颜金平对这笔债务早已不做指望。翟登富通知她前来领取欠款,全家人都非常意外。看着饱经风霜的老两口,颜金平曾经有过的埋怨随风而逝。  报德寺村的孙家涛已经搬离原籍,翟登富托熟人将自己的电话号码捎给他。欠条同样早已踪影全无,翟登富二话不说,从账本中翻出那笔2500元的模糊的记录。 其实,欠哪家的钱,多少钱,翟登富根本不用翻本子,念叨近20年,都已经深深刻在了心里。有的当事人不在人世了,家属也不知道,夫妇俩同样一户一户登门,一分不少还给家属、子女。 18年恍若一梦,从零开始又重新归零。亲手将钱还给了亏欠多年的乡亲,翟登富不知道心脏起搏器还能维持多久,也没想过万一出现故障将如何面对。虽然如今一无所有,并且为还债又借女儿3万多元,但老两口却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,默默无言,相拥而泣。 18年岁月砥砺,诚信本色更熠熠生辉。这对淳朴的老夫妻,饱经磨难,不忘初心,终于完成良心救赎。漫长坎坷的还债路,让他们的灵魂重获新生。堂堂正正地走在家乡的街头,他们觉得所有受过的苦难都是值得的。唯一的缺憾是,无能为力偿付约定的利息。 点亮一盏心灯,映射世界光明。虽然因打工还债而离家出走是不得已之举,但翟登富夫妇吃苦耐劳、一心要还债,那份坚持,那份担当,值得尊重。也让我们更加知道,生命纵然可贵,信义价值千金。将“信义”放在心中,便能燃烧诚信的火炬,照亮人生,照亮未来。

 

相关链接

友情链接:

湖北省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 湖北省信用信息中心承办  鄂ICP备08007400-14号

为更好的浏览体验,请使用IE8及以上版本